此处应有id

没有,不存在的。


A是个大学新生,羸弱聊天羸弱运动,每天活得像和上了三层蛛丝的盲女。

A会一边说着“头都大了。”
然后自欺欺人地躺尸。

躺尸有用的话早就把把大获全胜了。

所以没用。今天A的排位还是凉得不行。

啊。做人好难。A觉得脑阔都疼了,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大学还是要上的。

尬聊拿人命qwq。A一边尬聊,心里一边刷起了文字泡。

羸弱聊天,疯狗内心。

qwq想看伪酱直播。
妈呀我的网呢。
甘霖凉的体育。
择优选择恐惧啊。
难过的一批想排位啊。
我去又是魔鬼单排。

啊。累。

A觉得自己眼神死了。除了es没什么能安慰我了qwq小哥哥真好。

不想去吃饭。不想吃。不想动。小哥哥真好诶嘿嘿。洗衣机好麻烦。

emmmmmmm没电了。更文吧。

于是A打开了WPS。

欸。

写啥cp。

头大。

算了。

我还是瞎那什么写点东西吧。

于是A敲下了以上。

假装自己今天也是勤奋地更新狂魔呢。

【华熙】今年份的祭品不退货了

一路脱纲√

ooc有点严重√

人物属于瓶子姐√

违和感都是考试的错√

应该是无差的但我的心是华熙的√

以上√





北方龙岛,传言是龙神的居所。岛上所居龙神法力滔天,司掌雷暴与风雨,喜则风调雨顺,怒则暴雷倾泄。

不知从何时起,有流言传播,说龙岛上的龙神要求那不远处的海村献上年轻的姑娘作祭品,否则便要掀起海啸、降下巨雷。

杨·整个龙岛就我一条龙·我什么时候要祭品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敬华表示这都是胡说八道,害龙不浅!

反正是不知道这种没有根据的流言怎么就有人信了,总之每年一次的祭品是年年都到,风雨无阻。

杨敬华也不是没试过退货……啊不是退人。但是被直接拒绝的人回去多半都会被歧视欺凌,视作不祥——他心软,也就任这些人自己决定去留。

竟因此形成了一个小村落,也是醉了。

又是一年一度的收货日。

“唉,今年也辛苦使者大人了。也不知龙神大人怎么就要年年献祭了…”摆渡人甩了甩酸累的手抱怨,眼神却不敢直视杨敬华,带着确确实实的敬畏。

“其实我……龙神大人真的不需要祭品。这是一场误会你怎么就不信呢?!”杨敬华在脑海里失意体前屈,带着例行公事地吐槽,去扶船上捆着双手的“少女”。

才注意到这人一身红嫁衣,红头纱遮着脸——这不是出嫁的打扮吗。

杨敬华囧了:“这又是什么传言???”

“老祭司说是今年龙神要娶正妻,让打扮得规矩点……”摆渡人见杨敬华扶着人下了船,准备离开,还补了句,“不过大人也别说啥误会了,使者大人年年开这样的玩笑,我都快要信了。”

……x的爷爷我没开玩笑。

目送摆渡人远去,杨敬华转头正打算和今年份的新人介绍介绍风土民情,然后就发现——这位姑娘你有点高啊(」゜ロ゜)」

“龙在哪?”比杨敬华的吐槽更快的是“姑娘”的问话,带着偏低的嗓音有些雌雄莫辨,但杨敬华还是信了听力的邪。

他摊了摊手,说着龙可不在这——一个小谎,无伤大雅。

他状似自然地想去握新娘的手,口里不停地絮絮叨叨:“西岸是你们住的地方,你来的晚算你赚大了,她们都养成年年建新房接待新人的习惯了。”

不过对方的手缩得极快,甚至没让杨敬华碰到。

正常人哪这么快的反应,装也不装个像点。杨敬华撇撇嘴,转身又想凑上去——要不是身高问题就凑到贴脸了。

对方似乎有些恼了,退开几步,便开口:“你…!”

“行了别装了,弄着嗓子不累的慌?”杨敬华几步上前,歪着头想看清薄纱盖头后的脸,“我帮你掀了吧,这么盖着怎么走路。”

“……我自己来。”他掀起盖头,折放起来。

盖头下的脸五官清秀俊逸,担得上一句眉目如画,化了淡妆,更柔和了这张秀美的脸。

但再好看也是男的哇——杨敬华在心里拍拍自己脸,不想承认心里闪过的想法。

“咳我叫……”

“我知道,你叫杨敬华,村里人说你是龙神的使者。”顿了顿,“我是端木熙。如你所见,男的。”

“……看出来了。而且这就是我想问的,为什么你是男的?”这问题哪里不对,杨敬华纠正了下,“为什么今年会送来一个男的?”

“……”没有回答,脸黑了一半,“因为前任祭祀收到了天启,认定是神让我来的。”

……不管是什么神,反正不是爷——这么想着,杨敬华领着端木熙到了西海岸。

乍一看,西海岸的小村落座落齐整,众多女性有三五成群干活的,有窝在一起聊些琐事的,其乐融融。

但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人待的地方啊!

毕竟一路过来杨敬华怎么都撩不动这个人,冷冰冰的像根木头——虽然是根长得好看的木头。

但瞅瞅端木,又听听村落里的莺声燕语,违和感不能更强。
他拍了拍人,故作沉重地说:“不是哥我对你有什么歧视哈——不过你要不要考虑跟我窝着凑活凑活先。”

端木熙的脸也缓和了些——主要是不用和异性扎堆的放松了,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不过哥得先带你换身衣服,哼哼走起咯~”杨敬华拽着嫁衣径直往前走,不知哼些什么节奏——隐约让端木熙有点耳熟——一路带着端木熙挪到了一家屋子前。

“……这里只有女性,怎么会有男装。”端木熙有些微妙地看着身高矮自己一个头的杨敬华——就算有也不适合吧。

“傻了吧,岛上的姑娘现在就没几个还是大家闺秀的,穿个男装好干活多了好伐?而且我的衣服这里都买得到。”推开门,玲琅满目的各种服饰,却是应有尽有。

但是杨敬华啊,你是不是傻。

“不要拿你的身高来衡量我。”端木熙蹙眉,有些不满的语气搭上嫁衣竟一瞬间给杨敬华一种错觉——新婚妻子嫌弃丈夫的感觉?

杨敬华甩了甩头,把想法扔出去,再抬头就看到端木熙眉头皱得更紧。

“你在想什么?”似乎带着些危险的语气。但惨遭打断。

“!我的天今年姑娘这么高的吗?”店主注意到门口的两人,扑出来迎上前来新人,像是发现的什么新奇事物,“等等,你是男的?在这有点高了吧。”

原来这年头都是高的有错吗。端木熙突然有些无奈,这座岛上就没有正常人吗?

“呜…这么高那就是龙神大人的衣服都短了点啊……嗯,小帅哥你将就下吧~”

“将就什么啊将就,有得换还嫌什么啊,龙神都没穿过那套衣服呢。”杨敬华推着端木熙进里间换衣,没一会儿又凑进去问会不会换——被盖头糊了一脸,看来是会的。

无视店主笑得失去矜持——盖头糊脸真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杨敬华在墙角深刻地思考——现在的人是不是越来越目中无神了???

“噗哈哈哈大人不作不死啊”店主妹子拍拍杨敬华,脸上笑嘻嘻,“咳咳!听我一句,我最近掐指一算,发现大人您红鸾星动啊!”

“边儿去。”杨敬华推开没大没小的店主,刚来的时候还怯生生的小妹妹一转眼都敢闹他了。

内间传来的声音和人一起出来,“好了。”
那一身干练的玄色轻装和端木熙的气质相融,有些说不出的违和感。

杨敬华怔怔地看了几秒,然后转头:“你还是做套白的给他吧,这黑的违和感真是……”

才怪,明明想的是颜好违和都好看。

店主眯眯眼,看透了一切。也深切表达了对端木熙的友善:“嘻嘻下次来买衣服我给你打折√如果你还跟这位大人一起来……的话。不过大人你要常来光顾啊毕竟男装设计没灵感啊”

端木熙皱了下眉,快步走出店门,又被杨敬华一手拽住,差点重心不稳。

“抱歉抱歉。”黑灰色的眸子折射的光,让敷衍的道歉有了些真诚,“但别走那么快啊,人家小姑娘还没说完呢?”

“那你慢慢听,我在外面等你。”店主的话中有话让端木熙有些变扭,语气也带了些微妙。

听语气都觉得不能再留了好伐?杨敬华转头招呼了一声又主动把人领出了店,似乎是无知觉地握着端木的手往岛中心去。

从被握住的手传来,温暖的,熟悉又陌生的触感,跟记忆中的某个片段重合——我是不是在那见过你?

有些陷入回忆的端木熙没有躲开也挣开手,只是加快脚步跟杨敬华并排而行。

“你要带我去哪。”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

“回家啊。”杨敬华甩甩手,才意识到自己握着人的手走了一路。

既然没有挣开,我就不放了。杨敬华感觉有些飘——牵同性的手飘什么!

他带着人走进树木环绕的林中,正午的阳光透过叶间缝隙投下明暗不一的光斑,像是精灵的魔法光点指向森林深处。杨敬华注意到端木熙不自觉地踩着身旁的光斑前进,像只大猫改不了扑向光点一样。

有点萌——不对我为什么这么想!杨敬华脑海里的小人疯狂转头,具体投射在他身上却只是微不可见的红了耳尖。

杨敬华带着人一路走入了岛中心,到了一片湖。

走近岛中湖,一只海豚从湖中跃起,打破了水天一色的光景,激起圈圈涟漪扩散开来。

海豚的叫声灵动地传达着见人喜悦,杨敬华蹲在湖边,摸了摸海豚的脑袋,口里念念有词:“豚豚激动啥?好像我昨天没来一样。”

只有端木熙听的分明海豚说的是——快介绍介绍你是不是终于背着我脱团找到伴侣了。

考虑到附近只有两个人…型生物,其中一个还听不懂,端木熙决定否定一下:“不是。”

“啊???”杨·我错过了什么·敬华

等等,海豚…?

“杨敬华。”端木熙意识到什么,“你在圈养…?”

“没有没有!”虽然被误会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杨敬华就是不想给端木熙留下这种映像。他指了指海豚侧边那条狰狞的伤口,语气听上去挺委屈,“是它受伤了好伐?”

端木熙快步走到杨敬华右侧,确实看到了一条令人心惊的伤口。

“……是怎么还能跳起来的?”结合刚刚看到的情景,端木熙服了这只乱来的海豚。

“别动。”

杨敬华歪着头,看端木熙将手心对着伤口,微不可闻地念了些什么。

满目柔光不知从何来,柔和了端木熙冷淡的眉眼。

玄色的服饰果然不适合——突兀地浮上了杨敬华心头,光把他柔和地比自己更像……神。

把杨敬华唤回现实的是豚豚兴奋的叫声,再仔细一看,伤口处连个痕迹都没下——小海豚开心地扑向两人,被杨敬华接住还挣扎向端木熙的方向拱着。

“豚豚你这是见色忘友啊好歹我天天来看你哇?”杨敬华把扑腾地像只锦鲤地海豚放回湖里,余光却粘在旁边抚摸着海豚的人身上。

同时他有些沉重地发现,他好像,大概,绝对是保不住直龙的身份了。

他倒是没发现,端木熙在他沉重着的时候,看着他,嘴角带着怀念地翘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感谢他的过目不忘,这一路走来倒是发现了,他认得这位龙使——是故人。

看过豚豚,就真的踏上回家的路了。

不知是不是柔光的加持没有散去,素来不肯出现在杨敬华视野范围内的大小动物,都敢隔着不远看他们几眼,主要是看端木熙。

胆子大的如松鼠,还从树上掉到端木熙身上,蹭了蹭脸颊才一溜烟跑走。

而端木熙也不像刚上岛时的疏远冷硬,甚至在杨敬华侧头看他时回他一个浅笑。

还不如对我冷着脸呢这样我把持不住啊,杨敬华感觉热气又升上耳廓了。

傻警花,也不想想,并排走的人如果不是余光时时看着你,又怎么会知道你在看他。

各自怀着自己的心思走到杨敬华口中的“家”——果不其然是个洞穴,很传说很像。

进去之后这个洞穴内部……跟传说一点都不像。

洞穴内部像是另一个画风,居然是平常的家居装饰,也太平常了……

“你不打算带我见‘龙’?”遇到了杨敬华是意外,但是端木熙也没有忘记本职工作。

杨敬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想见“龙”,但是既然喜欢人家,瞒着也没意义了——但不是现在。

杨敬华扯了扯端木熙外衣的扣子,这动作某种程度上真危险啊——端木熙半敛眸,握住杨敬华解他衣服的手。

“干…干嘛,你不睡觉哇。”杨敬华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度,没一会儿倒是懂端木熙的意思了,“你想见,明天就带你去啊。”

“不过现在先睡觉,我的床够大放心吧。”杨敬华眨眨眼,示意端木熙自己解衣。

待一切处理完毕,双双躺在床上,端木熙是少有地睡得好——侧向杨敬华就睡着了。

但杨敬华是经历某种意义上的折磨。

他转身对着端木熙,细细端详对方。
柔软的白发服帖在脸颊,眉眼舒展,甚至带着浅淡的笑意,似乎整个人都变得柔软了。

然后杨敬华就被人整个抱住了,抱在怀里圈住,像是找到了小孩找到了不见了的玩具。

被整个圈住的杨敬华愣了会儿,偏要换了个形体——大一号的杨敬华,反将人抱住。
睡着的人力气争不过醒着的人,端木熙挣扎了两下,也昏昏沉沉地寻了个舒服位置睡。

所以次日端木熙睁眼时,入眼就是成年男人清俊的脸——虽然那点口水渍不是一般的毁形象。

于是身体先于意识反应地把人踹了下去。

这是杨敬华在非必要情况下醒得最早的一次。被踹下床的微妙和刚醒的昏沉在脑子里打转,杨敬华昏昏沉沉地扒拉上床,难得强硬地想把人摁回怀抱里继续睡。

从来只有别人叫不醒自己的端木熙:……

杨敬华也不是真的没醒,但是睡醒和起床,在严格意义上是两件事。

他将头埋在端木熙颈间,无赖地蹭人,蹭得端木熙脖子痒。杨敬华带着些沙哑的嗓音近在端木熙耳侧:“呜……亲一口……就起来…”

下一秒就被扯着后领怼了——“你是不是想和大地再亲一口。”

呜哇好凶。
才怪。杨敬华挂在端木熙身上,半就着坐起来,任人离开洗漱,边换衣边神游。

便想到了个问题,端木熙为什么这么纵着他?

想不通就不想,杨敬华的原则。

所以他乖乖等着端木熙回来,看到还是那套不符合个人气质的服装……

昨天看也就是觉得不合适而已,现在看怎么看都觉得对方穿了自己衣服,感觉谜之满足。

“……?”

“没…”握着对方的手,起身走出洞穴。

依旧是并排而行,在林荫间,有溪流的安静,有风吹过的响动,有绿草的鲜意,有鲜花的芳香,有野果的甜美。还有旁人的陪伴。

而与人并肩同行,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手上传来另一个人的温度,能驱散孤独。
杨敬华不害怕孤独,但他眷恋有一个人在触手可及的位置,萌生了留住一个人一辈子的想法。

此时,阳光正好,气氛正好,人正好。

还有几步就到目的地了。

杨敬华加快几步走到端木熙的面前,迅速将手举起绕到端木熙颈后,轻轻使力,贴上了柔软的唇瓣。

柔软的唇,带着自己投喂的野果残留的甜美。

一触即分。

不等端木熙反应过来,他的眼直视端木熙眼底的情绪,他展开龙翼,遮蔽了背后的光线,他的背后不远处,是龙族的祭坛。

他在祭坛前说道——“龙在这里,祭坛也在这里,你想找的都在这里。所以,你愿意接受一条说谎龙的喜欢吗?”

“不愿意。”端木熙感谢自己有些长的头发遮住了耳尖的发红。这么简单就被骗到手了,这么多年祭司各种不受诱惑的教程岂不是白学了。

显而易见的垮下了脸,但轻易放弃可不是他的人设。杨敬华依旧扯出一副无赖的表情,“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嫁给了龙神就没得反悔。和我在一起一点都不吃亏啊保证抓鱼打猎打扫做饭陪睡一条龙服务……”

“我说不和你在一起了吗?”端木熙微微眯眼看着垮了脸又变回去的杨敬华碎碎念,感觉林风拂过地愉悦萦绕,却不知从何而来。

“???”

“等你想起来,我再考虑考虑。”

“呜哇想起来什么给个提示哇——”

END.

杨敬华:所以你到底找龙做什么?
端木熙:做个交易,停止献祭。
杨敬华:我真的没要献祭啊——冤枉。
端木熙:我知道。
杨敬华:(亲)不过这个祭品我要了——只要这一个。

【华熙】我好想你

更加短小了√

今天份的ooc√

感冒使我治(zhi)愈(yu)√

小刀慎√

以上√





人死后的灵魂能在世上停留七日,七日之后若不离去,便会化为恶灵。

如果被阳冥司收作影灵呢?

相伴相生,直至死亡,否则永不分离。

那么留下我又算什么呢?

杨敬华不止一次这么想,他的时间太多、太多了,漫长的时光,除却思念,好像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太多了,为什么那么多。多得让他变得沉稳,

亦或沉稳是因为那个纵容他闹的人已经不在了。

杨敬华想,

我知道你曾经和你的师傅说过,我是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那你为什么丢下你的未来就消失了?该死的阳冥司连个灵魂渣都不剩。

端木熙你个混蛋,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不过啊——

你看我就说这个世界没了谁一样在转吧?你不在了,端木家还在,阳冥司还在,就连我——我以为我会崩溃会散魂,也会跟你走。

但你看,我好好的,还能坐在你坟头唠嗑。

这样你满意了吧?

不过啊,时间过得好快啊——我都快不记得你了——好吧开玩笑的,爷要是不记得你了才不会傻逼兮兮地在这里唠嗑陪你。

其实是时间太慢了——慢得没法带我去找你,只好让你再多等…嗯,不知道多等多少年。

不过是你先扔下我的!不让你多等还是我亏了!

……

话说啊…这些年里小爷我时间太太太充足了。所以啥都去试过了,人生无憾啊——不是嫖赌毒啊!——是学习啦

我有去学过唱歌,虽然学过之后还是唱得比你差一丢丢(不过比神龙章轩好!!!)

也去学了画画。不过实在是太要鬼命了,只学了个勉勉强强——反正画个你出来是没问题的了。

还有很多东西——虽然没学得多好,但好歹是会了,等再过几千几万年再见,让你见识见识哥的才华横溢。

哦对了,因为你没有把我困在端木家(像红毛狐狸那样被困着也太惨了),我就出去旅游了——反正没人看得见我收我钱,我就当免费环球旅游了。

我走过很多地方,最后还是回来了。

谁让哥就是放不下你这个一言不合就自我牺牲的笨蛋呢。

都不知道多久了。好像也就后山那些妖怪还认得我了。

寅哲啊,花羽啊,还有那个当年劝我去腐国的妖怪——都还好好的活蹦乱跳着。

也就他们还记得当年的我了——和你站在一起的我了。

喂,端木熙,我知道你听不见。

我有点想你。
我想你了。
我好想你。

【华熙】魔法森林的一些事

短小√

ooc是我的√

一句话银寅和章轩x寺芸√

人物属于瓶子姐不属于我√

Part ABC无意义只是纪念今天的高考:)





Part A Reading Aloud

这是一个童话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森林里,住着一群会魔法,和不会魔法的小动物。

其中有一群姓“端木”兔子,尤其擅长魔法。所以他们成为了整个魔法森林里最受尊敬的生物。

这群擅长魔法的兔子为森林祝福,维护森林安宁。

但是他们的力量太过强大,经常被一些大型肉食动物盯上。

“这就是我们需要使魔的原因。”今年十七岁的小白兔熙这么说道。

……感觉活了二十年的人生观(?)刷新了,二哈杨敬华沉默数秒,“我靠不对呀!要我做你的使魔有个什么关系!!!”

兔子的前肢啪一下拍下一张……账单。

“我靠为什么那么贵???我不管又不是我逼你救我的我不听——”穷得吃土的二哈打了两个滚,掀了兔子一脸尘。

“咳咳,”飞扬的尘惹得鼻子难受,“做我的使魔有什么不好的吗?”

“……没有吧。”滚停的犬类凑过去

“五险一金管饭管住”

“土豪请你让我上刀山下火海!!!”

原则呢…?





Part B Role Play

“如果原则能当饭吃我就不会被端木熙捡回家奴役了。”这是在奋力拔萝卜的杨敬华。

咬着叶子往后拽啊拽,啪叽,叶子断了。还就着惯性让杨敬华往后滚了个圈。

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更有见者笑得尾巴转成大风车(比如寅哲),和见者嫌弃地表示拔萝卜都不会(再比如兔子寺芸)。

还有兔子熙——从后面的丛林里蹦出来,蹦到杨敬华身边蹭了蹭下巴。

兔子的前肢扒拉上杨敬华,脸几乎蹭到杨敬华嘴边——“你是笨蛋吗?拔个萝卜都能摔出去。有没有伤到哪?”

凑的太近了哇!

一把推开兔子的杨敬华话都说不利索了:“没事没事谁教你说话凑那么近的我跟你说拔萝卜可简单了那是个意外$#%$@%#&”

兔子熙乖乖趴在一边,听着二哈的语无伦次,等二哈稍稍冷静了,然后——直起身亲了亲二哈的嘴角。


“等等我们都是男的端木熙你干什么我我我我我你你你你你你”炸成天边一朵烟花,撒腿就跑到森林深处。

“……我没有跟他说过基本补魔吗?”第六十三代魔法兔端木熙陷入的沉思。

“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给人补魔…不行我要找银补魔冷静冷静。”这是惊到的寅哲,决定回窝和兔子爸爸深入交流一下。

“你!作为魔法师怎么可以主动你!”寺芸的语无伦次buff上线√

……我怎么?我比得上那只花豹直接从旁边窜出来把你叼走吗?

还有章轩,那个儿子长大了的眼神是什么?

兔子熙今天依旧很烦恼自己的家庭。





Part C Retelling

差点忘了这是个魔法世界观,差点忘了这些兔子要给森林施加祝福魔法。

差点不知道施法以后的端木熙会虚弱成这样!

“你是不是以为支开哥就能糟蹋自己了啊?你是不是以为哥什么都不知道就好糊弄了啊?”

气炸了的犬类叼起某只倒在祭坛中心兔子,不顾其他动物的惊呼,一路疾跑回窝。

“天哪魔法师大人怎么了!”

“天哪魔法师大人被带走了!”

“天哪我男神被小婊砸带走了(ノ´ー`)ノ”

……

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对于杨敬华的行为,端木家其他大部分人是点赞的——带回去及时补魔确实很重要。

你们就默认了杨敬华知道什么是补魔?( ¬_¬)

“端木熙!我要给你补魔!”

“……你知道什么是补魔?”大型祝福魔法之后需要的的补魔可不亲亲就能解决的。

“你可以告诉我啊!”

“……敬华,我睡几天就好了…”

“不行!小爷我不想看你几天都只能瘫着当废人!”

哪有那么严重……兔子耳朵抖了抖,前肢扒了扒对方的前爪,熙抬头注视着杨敬华。

“……干什么这么看着人家会害羞的。”犬耳止不住的抖。

“敬华。和我做到这种程度的补魔。我就当你答应我的求婚了。”

我,我是不是看少了一集?不是,看少了一季!

幸好这次智商没下线。

二哈反应迅速——扒拉抱住兔子,闷声闷气地说:“都搞不懂为什么突然告白。但是——明明应该我先告白的!”

“刚刚不算!”杨敬华把头搁在端木熙头顶——

“端木熙,我是认真的。”

“你是我,第一次想要认真对待的人。”

“我喜欢你。”

END.

P.S.体型问题——魔法世界,没什么是化形不能解决的。

【绿红】他

OOC预警!!!
甜饼√
人物不属于我√
交往设定√

没有什么比结束任务后从宇宙回到地球,能获得恋人一个大大的拥抱更令人身心愉悦的。

Hal是这么认为的。

漫长的宇宙旅程,麻烦的灯团任务会让绿灯侠有或多或少疲惫,疲惫不多不少,积攒在身体上,精神上。

而闪电侠的拥抱能给绿灯侠仿佛拥抱冬日暖阳的感觉,他的闪电侠将暖意传达到他的体表,又从体表融入四肢骨髓,驱走精神上的疲惫。

所以他喜欢在结束任务回到地球后,首先回到他和Barry的家。

如果是早上,他的男孩正在上班,他可以在他们的床上补个觉,在晚上给他的男孩一个拥抱,一个惊喜 ——或许不会睡到晚上,到中午,他就会去给他的男孩一个惊喜,他会带他去吃午餐,在午餐后临别时拥抱他的阳光,而不是让他的阳光窝在工作中。

如果他回到地球是在中午,他就不急着回家了,他会先去买个披萨或者墨西哥卷或者别的什么,他会悠哉地走在去往CCPD的路上,去给他的男朋友送午餐,或者送加餐?他不会担心他吃不下——谁会觉得闪电侠会吃不下呢?

如果碰上无赖帮有谁逃狱出来抢银行,他甚至能提前见到他的男孩奔跑在街上,卷起一阵风。如果他此时还是绿灯侠,他从天上俯瞰,他会看到闪电侠奔跑划出红色的残影,他会停下原计划,跟他的搭档合作。

绿灯侠与闪电侠,他们联手,罪犯可逃不掉,毕竟他们的默契也不逊色于世界最佳搭档的默契,不是吗?最后他们可能会在结束战斗后一起去享用他们的午餐,可能会在午餐后以一个拥抱来分享对彼此的想念。

如果回到地球已是晚上,还不太晚时,他会直接飞到他们家的窗外,绿灯侠可以在家中站稳的瞬间收获一个来自闪电侠的拥抱。

他会笑着回抱住他的男孩,他会问他是否想念他的男朋友,然后他们会交换一个久别重逢的吻,他的舌尖会暧昧地描绘他的唇形,会热情地勾住他的舌尖,他们会在亲吻中小小的满足彼此。

或许会更进一步,从嘴唇吻至大腿内侧。

或许会满足于一个吻,他们会在洗漱后,在一个平静,没有罪犯、没有外星人闹事的晚上,会相拥入眠。

而在第二天早上,阳光正好,阳光会衬得Barry仿佛一位天使。此时睡意占据他的意识,他会看到他的天使向他走过来,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倒映出他的模样,然后,他的天使说:“Morning,Hal”。

【搬运】汤上反对火影结局与毁三观的全员ooc妈你苏剧场版

步步的狐狸窝:

火影这种对待角色的方式和态度,已经让我完全没有了伤感,全然变成愤怒。因为这个作品,我弃了所有追的日本动漫,并数年不再看新番。我知道这期间出了真正优秀且有诚意的作品,但就是压不下这股被戏耍的愤怒,再次投注感情。火影给我留下的这种心态,远比看了一部糟糕的作品被恶心到,影响深远得多,为此真是黑作者一辈子不嫌多。

丹青:

我的本命就这样……为了这么个破结局……一口血

  
  

过气千手若何:

  
   

雨后的屋檐:

   
   
   
    
    
    

泗橘子干:

    
    
    
    
    
    
    
     
     
     
     
     
     
     

零のゼロ:

     
     
     
     
     
     
     
     
     
     
     
     
     
     
     
      
      
      
      
      
      
      
      
      
      
      
      
      
      
      

雾草。:

      
      
      
      
      
      
      
      
      
      
      
      
      
      
      
      
      
      
      
      
      
      
      
      
      
      
      
      
      
      
      
       
       
       
       
       
       
       
       
       
       
       
       
       
       
       
       
       
       
       
       
       
       
       
       
       
       
       
       
       
       
       

存档

       
       
       
       
       
       
       
       
       
       
       
       
       
       
       
       
       
       
       
       
       
       
       
       
       
       
       
       
       
       
       
       

Lacrimosa起灵劫:

       
       
       
       
       
       
       
       
       
       
       
       
       
       
       
       
       
       
       
       
       
       
       
       
       
       
       
       
       
       
       
        
        
        
        
        
        
        
        
        
        
        
        
        
        
        
        
        
        
        
        
        
        
        
        
        
        
        
        
        
        
        

一位叫wanderingsnowflake的读者写到:

在看到那个可怕的结局结之后,我原本以为那些早早死去的角色是最幸运的。不幸的是,死亡依然没有将宁次从悲剧里解放出来。宁次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他的故事一直围绕着他与宗家的战斗与企图寻找改变进行着。而他的结局——尽管我知道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死于保护宗家,也就是雏田。也就是说,最后他步上了和他父亲一样的结局。即使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但他依然死于他保护宗家,而至今为止,我们依然没有看到日向一族有任何改变。

可惜的是,他们依旧不放过他。他依然要在这场可怕的电影里出现。他根本不需要出现。为什么要把他拿出来?如果是为了让亲人参加两人的婚礼,为什么不把波风和辛久奈的照片放上去?为什么是宁次?

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在羞辱宁次。可能有些人会觉得那是对宁次表示尊重(那我又要问了,为什么不把四代夫妻放上来?),但在我看来这件事就像是不停地在提醒我,宁次必须死,才能让鸣雏有在一起的可能,他们用最糟糕的方式,用一场悲剧来撮合一对cp。宁次死了,世界陷入混乱,花火的眼睛被挖走,这些都是悲剧。鸣人和雏田需要一些东西让他们能联系在一起,而那些“东西”就是悲剧。

正是这些接二连三的悲剧让鸣人和雏田有在一起的机会,这不由让我困惑,如果没有这些悲剧,鸣人和雏田要怎么才能在一起?我无法想象他们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在日常剧情下有互动。为了让鸣人和雏田能在一起,他们必须被强行安插到一个没有其他人介入的情况下才能在一起,他们必须远离其他人(特别是樱和佐助),好让鸣人别无选择。但是这种强行介入,让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在日常情况下能有什么互动。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质疑这对的关系到底如何成立(也就是OOC)

通过否认鸣人和小樱之间的关系并不能让鸣人和雏田看上去多正大光明。事实上,这造成了相反的效果,他们越不让鸣人和小樱接触,越让人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联系。他们必须强行把鸣人和小樱拆开。在拯救行动中,鹿丸和佐井一直夹在鸣人和小樱之间,而雏田则站在鸣人身边;在拉面馆小樱主动站起来让雏田坐鸣人身边的位置。他们否定小樱和鸣人的牵绊(鸣人为了和佐助斗气喜欢小樱,而小樱则不能对佐助移情别恋因为这会让她成为“糟糕的女人”)。他们必须把鸣人和小樱之间的联系强行拆除,只有这样才能让雏田有机会和鸣人接触。就像岸本新访谈所言“这是一个关于鸣人和小樱如何分开的故事。为了保证和雏田的关系,小樱必须被挪开。

我都不想在这里提到佐助。鸣人只对佐助说过”我想和你一起死“。雏田什么都没有做过,却得到了鸣人对对佐助才会说出的台词。雏田和鸣人根本没有那些互为半身的牵绊。鸣人从来没有对雏田展示过自己脆弱的一面。如果他们真想让我们支持鸣雏,他们应该用些原创的东西,那些适合角色个性的羁绊,而不是从别的角色身上强行拿走别人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让佐助出场的理由,因为佐助和鸣人之间的牵绊对鸣雏的影响比对鸣樱还大。佐助和鸣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就算死亡,也无法让他们分开。制作电影的人明白这种牵绊所蕴含的无穷的感情,所以他们让鸣人对雏田有了这种感情——即使在漫画的15年里,鸣人的这种感情都是给予佐助的。

电影的问题就在这里:他们用拆开鸣人与其他人牵绊的方式,让鸣人和雏田在一起。或者说,鸣人的牵绊被人为扭曲操纵,小樱和佐助对鸣人的意义被强行安插在了雏田的身上。在漫画里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最后突然走上了舞台中心告诉我们他们有如此强烈的牵绊,完全和漫画对不上。这种行为太过无耻。当作者都不尊重人物灵魂的时候,你让我们如何尊这部电影?就算是作品的神也无法抹去曾近发生的一切,那种前后矛盾的解释,只是在一点点吞噬掉原作角色的灵魂。

宁次让我发现,就算死亡也无法将角色从The Last的荒谬中逃离。秽土转生让死去的人复活,但是不会扭曲角色,他们还是过去的那个他们。而另一方面,The Last杀死了所有角色的本质,把他们塑造成一个我们完全不认识的角色。但是,没有一个角色能从这场灾难中逃离。

我必须承认,作为电影,有些场景制作真的很不错(杀了我吧),但是这部电影依旧是部灾难。看看不停放出的访谈吧,他们自己也知道结局有多没逻辑。就算抹杀其他角色,也不能让这对看上去合情合理。这种行为只是不停地在羞辱那些曾经喜欢过作品的角色党和cp党。

总之,这场灾难比我想象中的还糟糕。同时,我曾经期待作者能给出一些解释。我曾经期待他们能摆出一些像样的东西,毕竟他们的目标是赚钱不是吗?不幸的是,结果依然很糟。他们理直气壮地扇粉丝耳光,毫无愧疚之情。我必须承认,即使我不想承认这部作品,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逐渐接受了这坨shit。我现在依然反对这部电影,我会一直反对这部电影,直到有一天我累了。所以,等我下一次吐槽吧,因为显然岸本还没有把我们玩够。

           
        
        
        
        
        
        
        
        
        
        
        
        
        
        
        
        
        
        
        
        
        
        
        
        
        
        
        
        
        
        
        
        
        
        
        
        
        
        
        
        
        
        
        
        
        
        
        
        
        
        
        
        
        
        
        
        
        
        
        
        
        
        
       
       
       
       
       
       
       
       
       
       
       
       
       
       
       
       
       
       
       
       
       
       
       
       
       
       
       
       
       
       
       
      
      
      
      
      
      
      
      
      
      
      
      
      
      
      
     
     
     
     
     
     
     
    
    
    
   

【leo司】无题

OOC有,之前王骑时候撸的,新手求谅解

Knights的国王大人,是个据说跑路起来连警察都找不到的传奇人物。

说来也是该为Knights的各位表达一下同情。

据说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国王大人月永leo的,除了画风成迷,在各个组合里转悠凑热闹的转校生,好像就只有Knights的末子朱樱司了。

据同组合的濑名泉表示,朱樱司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他们的国王。

然而朱樱司对彼此并不感到高兴。假想一下每次你找Leader,对方都会理直气壮地说一句“你是谁啊!”就是家训遵守得再好也抵不过这种折腾啊!

更别论这人时不时叫嚷着“inspiratio
n!”就不分场合,自顾自地在所有可以利用的地方谱曲创作!

更不讲道理的是,朱樱司还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王——也不喜欢就是了——甚至在意起自己会不会有朝一日认同Leader是Knights的Leader。

但是,当多次发呆想着Leader的事被转校生注意到,并被说到:“朱樱君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啊,喜欢普通科的女孩子?还是……这边的男孩子?”

姐姐大人你是不是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然而第一反应并不会让朱樱司脱口而出,他只是红了耳朵有些急促地表达了并没有喜欢女孩子,只是在……

转校生对于这卡顿表示喜闻乐见。并表示好孩子总算长大了。(???)

“那么,是哪位得到了朱樱君的芳心呢?”转校生笑眯眯地停下了手机的音游——就是王骑也不能阻止她关(ba)心(gua)朱樱君——坐在了训练室的椅子上,面对着有些死机的朱樱司。

“……其实真的不是有喜欢的女性。”朱樱司缓了缓,慢慢开口道,“姐姐大人,如果有一个人,让你很烦恼,作风行事让你很看不惯,你会……?”

“大概会讨厌吧?”转校生毫不迟疑地回答,但话风一转又说道“但是如果是喜欢这个人就不一样了,我会烦恼,会看不惯,但我不会想着疏远他,会忍不住想他,忍不住管他,想要他记住自己。就像你对月永君一样哦。”

“是吗……?不,不对,我对Leader并不是……!”

转校生内心毫无波澜,并表示:不是,少年你脸都红炸了还不是?

“不如,朱樱君试试从心,看看自己到底想对对方说些什么?”转学生脸上笑眯眯建议,然而内心已举起火把。

“这样……不会给对方带来困扰吗?”朱樱司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对方是Leader啊。

“可能会,可能不会。”转校生笑得灿烂得有些渗人,“这要看对方的态度啊。”

朱樱司纠结了很久,真的很久,久到五天后转校生才看到月永leo和朱樱司在学校开展了一场宇宙与地球的联姻(x)
呵呵,还是烧了吧。——转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