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清风

【搬运】汤上反对火影结局与毁三观的全员ooc妈你苏剧场版

步步的狐狸窝:

火影这种对待角色的方式和态度,已经让我完全没有了伤感,全然变成愤怒。因为这个作品,我弃了所有追的日本动漫,并数年不再看新番。我知道这期间出了真正优秀且有诚意的作品,但就是压不下这股被戏耍的愤怒,再次投注感情。火影给我留下的这种心态,远比看了一部糟糕的作品被恶心到,影响深远得多,为此真是黑作者一辈子不嫌多。

丹青:

我的本命就这样……为了这么个破结局……一口血

  
  

过气千手若何:

  
   

雨后的屋檐:

   
   
   
    
    
    

泗橘子干:

    
    
    
    
    
    
    
     
     
     
     
     
     
     

零のゼロ:

     
     
     
     
     
     
     
     
     
     
     
     
     
     
     
      
      
      
      
      
      
      
      
      
      
      
      
      
      
      

雾草。:

      
      
      
      
      
      
      
      
      
      
      
      
      
      
      
      
      
      
      
      
      
      
      
      
      
      
      
      
      
      
      
       
       
       
       
       
       
       
       
       
       
       
       
       
       
       
       
       
       
       
       
       
       
       
       
       
       
       
       
       
       
       

存档

       
       
       
       
       
       
       
       
       
       
       
       
       
       
       
       
       
       
       
       
       
       
       
       
       
       
       
       
       
       
       
       

Lacrimosa起灵劫:

       
       
       
       
       
       
       
       
       
       
       
       
       
       
       
       
       
       
       
       
       
       
       
       
       
       
       
       
       
       
       
        
        
        
        
        
        
        
        
        
        
        
        
        
        
        
        
        
        
        
        
        
        
        
        
        
        
        
        
        
        
        

一位叫wanderingsnowflake的读者写到:

在看到那个可怕的结局结之后,我原本以为那些早早死去的角色是最幸运的。不幸的是,死亡依然没有将宁次从悲剧里解放出来。宁次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他的故事一直围绕着他与宗家的战斗与企图寻找改变进行着。而他的结局——尽管我知道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死于保护宗家,也就是雏田。也就是说,最后他步上了和他父亲一样的结局。即使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但他依然死于他保护宗家,而至今为止,我们依然没有看到日向一族有任何改变。

可惜的是,他们依旧不放过他。他依然要在这场可怕的电影里出现。他根本不需要出现。为什么要把他拿出来?如果是为了让亲人参加两人的婚礼,为什么不把波风和辛久奈的照片放上去?为什么是宁次?

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在羞辱宁次。可能有些人会觉得那是对宁次表示尊重(那我又要问了,为什么不把四代夫妻放上来?),但在我看来这件事就像是不停地在提醒我,宁次必须死,才能让鸣雏有在一起的可能,他们用最糟糕的方式,用一场悲剧来撮合一对cp。宁次死了,世界陷入混乱,花火的眼睛被挖走,这些都是悲剧。鸣人和雏田需要一些东西让他们能联系在一起,而那些“东西”就是悲剧。

正是这些接二连三的悲剧让鸣人和雏田有在一起的机会,这不由让我困惑,如果没有这些悲剧,鸣人和雏田要怎么才能在一起?我无法想象他们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在日常剧情下有互动。为了让鸣人和雏田能在一起,他们必须被强行安插到一个没有其他人介入的情况下才能在一起,他们必须远离其他人(特别是樱和佐助),好让鸣人别无选择。但是这种强行介入,让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在日常情况下能有什么互动。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质疑这对的关系到底如何成立(也就是OOC)

通过否认鸣人和小樱之间的关系并不能让鸣人和雏田看上去多正大光明。事实上,这造成了相反的效果,他们越不让鸣人和小樱接触,越让人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联系。他们必须强行把鸣人和小樱拆开。在拯救行动中,鹿丸和佐井一直夹在鸣人和小樱之间,而雏田则站在鸣人身边;在拉面馆小樱主动站起来让雏田坐鸣人身边的位置。他们否定小樱和鸣人的牵绊(鸣人为了和佐助斗气喜欢小樱,而小樱则不能对佐助移情别恋因为这会让她成为“糟糕的女人”)。他们必须把鸣人和小樱之间的联系强行拆除,只有这样才能让雏田有机会和鸣人接触。就像岸本新访谈所言“这是一个关于鸣人和小樱如何分开的故事。为了保证和雏田的关系,小樱必须被挪开。

我都不想在这里提到佐助。鸣人只对佐助说过”我想和你一起死“。雏田什么都没有做过,却得到了鸣人对对佐助才会说出的台词。雏田和鸣人根本没有那些互为半身的牵绊。鸣人从来没有对雏田展示过自己脆弱的一面。如果他们真想让我们支持鸣雏,他们应该用些原创的东西,那些适合角色个性的羁绊,而不是从别的角色身上强行拿走别人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让佐助出场的理由,因为佐助和鸣人之间的牵绊对鸣雏的影响比对鸣樱还大。佐助和鸣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就算死亡,也无法让他们分开。制作电影的人明白这种牵绊所蕴含的无穷的感情,所以他们让鸣人对雏田有了这种感情——即使在漫画的15年里,鸣人的这种感情都是给予佐助的。

电影的问题就在这里:他们用拆开鸣人与其他人牵绊的方式,让鸣人和雏田在一起。或者说,鸣人的牵绊被人为扭曲操纵,小樱和佐助对鸣人的意义被强行安插在了雏田的身上。在漫画里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最后突然走上了舞台中心告诉我们他们有如此强烈的牵绊,完全和漫画对不上。这种行为太过无耻。当作者都不尊重人物灵魂的时候,你让我们如何尊这部电影?就算是作品的神也无法抹去曾近发生的一切,那种前后矛盾的解释,只是在一点点吞噬掉原作角色的灵魂。

宁次让我发现,就算死亡也无法将角色从The Last的荒谬中逃离。秽土转生让死去的人复活,但是不会扭曲角色,他们还是过去的那个他们。而另一方面,The Last杀死了所有角色的本质,把他们塑造成一个我们完全不认识的角色。但是,没有一个角色能从这场灾难中逃离。

我必须承认,作为电影,有些场景制作真的很不错(杀了我吧),但是这部电影依旧是部灾难。看看不停放出的访谈吧,他们自己也知道结局有多没逻辑。就算抹杀其他角色,也不能让这对看上去合情合理。这种行为只是不停地在羞辱那些曾经喜欢过作品的角色党和cp党。

总之,这场灾难比我想象中的还糟糕。同时,我曾经期待作者能给出一些解释。我曾经期待他们能摆出一些像样的东西,毕竟他们的目标是赚钱不是吗?不幸的是,结果依然很糟。他们理直气壮地扇粉丝耳光,毫无愧疚之情。我必须承认,即使我不想承认这部作品,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逐渐接受了这坨shit。我现在依然反对这部电影,我会一直反对这部电影,直到有一天我累了。所以,等我下一次吐槽吧,因为显然岸本还没有把我们玩够。

           
        
        
        
        
        
        
        
        
        
        
        
        
        
        
        
        
        
        
        
        
        
        
        
        
        
        
        
        
        
        
        
        
        
        
        
        
        
        
        
        
        
        
        
        
        
        
        
        
        
        
        
        
        
        
        
        
        
        
        
        
        
        
       
       
       
       
       
       
       
       
       
       
       
       
       
       
       
       
       
       
       
       
       
       
       
       
       
       
       
       
       
       
       
      
      
      
      
      
      
      
      
      
      
      
      
      
      
      
     
     
     
     
     
     
     
    
    
    
   

【喻叶】雨

特短及

新人求谅解及

喻文州单箭头?


G市多雨,猝不及防地就淅淅沥沥起来,难免惹人心烦。

幸好有信这次的天气预报。喻文州想着,撑开了手中的伞。

微小的雨点不时打在伞面上,扰得人心烦。

所以也无怪少天起的id是夜雨声烦了。喻文州思绪纷乱,胡乱想着,同时不急不缓地走在人行道上。

雨越发下得大了,雨点飞速打在伞面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倒有几分像是那人敲击键盘的声音,这快速又不规则的拍打声是不是也很像那人手速飙起敲击键盘的声音呢?

思绪越飞越远,仿佛那人咬着烟蒂,眼睛眯起些许的嘲讽样就在眼前。

思及此,似乎这雨声也不那么扰人烦了。

喻文州不自觉自己脸上已然带上了几分笑意,内心也欢喜了几分。

喻文州日记:今天真是难得一场好雨啊^_^

【leo司】无题

OOC有,之前王骑时候撸的,新手求谅解

Knights的国王大人,是个据说跑路起来连警察都找不到的传奇人物。

说来也是该为Knights的各位表达一下同情。

据说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国王大人月永leo的,除了画风成迷,在各个组合里转悠凑热闹的转校生,好像就只有Knights的末子朱樱司了。

据同组合的濑名泉表示,朱樱司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他们的国王。

然而朱樱司对彼此并不感到高兴。假想一下每次你找Leader,对方都会理直气壮地说一句“你是谁啊!”就是家训遵守得再好也抵不过这种折腾啊!

更别论这人时不时叫嚷着“inspiratio
n!”就不分场合,自顾自地在所有可以利用的地方谱曲创作!

更不讲道理的是,朱樱司还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王——也不喜欢就是了——甚至在意起自己会不会有朝一日认同Leader是Knights的Leader。

但是,当多次发呆想着Leader的事被转校生注意到,并被说到:“朱樱君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啊,喜欢普通科的女孩子?还是……这边的男孩子?”

姐姐大人你是不是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然而第一反应并不会让朱樱司脱口而出,他只是红了耳朵有些急促地表达了并没有喜欢女孩子,只是在……

转校生对于这卡顿表示喜闻乐见。并表示好孩子总算长大了。(???)

“那么,是哪位得到了朱樱君的芳心呢?”转校生笑眯眯地停下了手机的音游——就是王骑也不能阻止她关(ba)心(gua)朱樱君——坐在了训练室的椅子上,面对着有些死机的朱樱司。

“……其实真的不是有喜欢的女性。”朱樱司缓了缓,慢慢开口道,“姐姐大人,如果有一个人,让你很烦恼,作风行事让你很看不惯,你会……?”

“大概会讨厌吧?”转校生毫不迟疑地回答,但话风一转又说道“但是如果是喜欢这个人就不一样了,我会烦恼,会看不惯,但我不会想着疏远他,会忍不住想他,忍不住管他,想要他记住自己。就像你对月永君一样哦。”

“是吗……?不,不对,我对Leader并不是……!”

转校生内心毫无波澜,并表示:不是,少年你脸都红炸了还不是?

“不如,朱樱君试试从心,看看自己到底想对对方说些什么?”转学生脸上笑眯眯建议,然而内心已举起火把。

“这样……不会给对方带来困扰吗?”朱樱司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对方是Leader啊。

“可能会,可能不会。”转校生笑得灿烂得有些渗人,“这要看对方的态度啊。”

朱樱司纠结了很久,真的很久,久到五天后转校生才看到月永leo和朱樱司在学校开展了一场宇宙与地球的联姻(x)
呵呵,还是烧了吧。——转校生